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永旺直播网:南航自费飞行员培养计划大幅缩水

文章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8-11-07  【字号:      】

在全民逐利的时代,任何东西只要有利可图,就有可能慢慢变味,培训贷也一样。

近年来,一些不法培训机构利用学生在求职季急于找到工作的心理,表面上为学生设计各种培训计划,鼓吹接受“培训”后直接安排就业等,实际上在培训协议中嵌入贷款合同,使许多学生在不清楚合同内容的情况下背上了高利贷,卷入“培训贷”层层陷阱。

然而最近猫妹无意中发现,中国三大航空公司之一的南方航空自开展自费飞行员培训生提供贷款担保服务已经有11个年头,不仅没有套路,并且期间还为学员代偿了不少。那么对南航来说做“吃力不讨好”的事到底意欲何为呢?

飞行员紧缺,跳槽将面临巨额索赔

中国各航空企业近些年扩张迅速,飞行员严重缺乏,据悉国内每年飞行员缺口在1000人左右,互相挖角需要支付巨额赔偿费用,终究不是长久解决之计。而解决飞行员问题的主渠道就是开源:即培养新的飞行员。

于是在2007年9月,南航首次在全国招收自费飞行员,成为首家招收自费飞行员的国内航空公司。与公费生不同的是,自费生将与航空公司签订约定年数的合同,随后将可以按照意愿自由选择新东家。国内机长跟航空公司签订的都是长期,基本是终身制合同,跳槽成本很高,而自费生便不用担心面临巨额索赔。

时日至今,最新的公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2日,南方航空和厦门航空为自费飞行学员培训费贷款所担保的贷款余额约为人民币3.29亿元,已履行连带责任担保的数量分别约为人民币1927.83万元和137.7万元。

“挖”人的航空公司和被“挖”的飞行员已形成了一些潜规则

飞行员是特殊人才,需要较长时间,花费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才能培养出来,辞职流程也不是递一纸辞职报告就可以走人。

在航空公司财报中有个专有词汇——飞行员引进费,大概的构成为飞行员养成费用、公司为引入飞行员而向飞行员原属航空公司支付的赔偿费以及本公司支付给飞行员的补贴款。

这恰恰与培养新飞行员形成互补,一边是挖同行熟手,一边是开源培养新人。

数据显示,南航近三年的飞行员引进费分别为2015年10月21日2.33亿、2016年12月31日,1.84亿。2017年12月31日1.75亿,呈逐年减少趋势。2018年6月30日最新的数据为1.81亿,基本持平

而反观自费飞行员项目:

2017年12月31日,集团担保的贷款为人民币3.61亿元,其中厦航担保的贷款为人民币3200万元。

至2016年12月31日。集团担保的贷款为人民币4.09亿元,其中厦航担保的贷款为人民币3770万元。

至2015年12月31日,集团担保的贷款为人民币4.54亿元,其中厦航担保的贷5分彩款为人民币3770万元。

通过图表可以发现,南航集团每年自费飞行员培训担保金额的递减金额与当年度已还款金额高度吻合,呈线性下降。另外,百度搜索中几乎搜不到这几年关于南航自费飞行员的招聘信息。基于此可以判断,在近三年内南航自费飞行员培养计划大幅缩水。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国航的控股子公司深圳航空上,2007年底,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发布消息,公司推行自费培养飞行学员模式,面向全国招聘220名自费飞行员,飞行学员培训费用60万元人民币,公司将提供培训费用担保。

而最新的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18年6月,公司为飞行学员的学费按揭银行借款向有关银行作出的担保余额仅为人民币16.1万。

厦航安全飞行梦断马尼拉,同年外籍机长数量翻番

在今年8月,作为南航控股子公司的厦门航空就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发生过一起飞行员人为因素导致的跑道事故。此次事故迫使马尼拉机场瘫痪近36个小时。

同时这也打破了厦航连续多年安全飞行的记录。据网易报道称,厦航之前一直维持着很好的飞行安全记录。厦e乐彩彩票航今年1月1日通告称,截至2017年底,厦航完成第33个航空运输安全年,安全飞行近450万小时。

最新调查进展披露,事故飞机机长为韩籍,年龄50岁,总飞行时长约16000小时,在737-800机型上约7000小时。中国籍副驾驶年龄28岁,总飞行时长950小时,在737-800上飞行时长750小时。当中还提及,该外籍机长缺乏复飞意识。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一些飞行员在空中飞行条件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尚能完成飞行任务。但碰到恶劣天气或突发状况,往往难以应对。

这也侧面反映了我国高端飞行员人才的紧缺。国有三大航人才储备机制比较稳定,但是民营航空公司则更多选择高薪挖人的方式补充人才库,特别是外籍飞行员。

根据乐彩彩票今年2月发布的《2017年中国民航驾驶员发展年度报告》,截至2017年底,天合联盟旗下厦门航空外籍机长的数量为58人。今年6月,厦航曾公布数据称,截至当时,厦航在职外籍飞行员已超过100人。短短半年时间,厦航外籍机长的数量接近翻番。

值得一提的是,南航多次在年报中提到,由于飞行学员的培训费用较高,小部分飞行学员因无法完成课程或其他原因已经退出了培养计划,其中部分飞行学员暂时无力偿还部分银行贷款的本息。

另一方面,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发布的《飞行员离职纠纷案件审判白皮书(2013.1——2017.12)》显示,航空公司要求离职飞行员支付的违约金和赔偿费通常在人民币400万-700万元之间,其中单案主张金额最大的一起为人民币1200万元。

如此看来,南航花这笔钱也不算太冤枉。“挖”飞行员的成本远大于自己培养有忠臣度的飞行员。11年共代偿了2000多万,但保守估计可以为人才库累积近千飞行员,而这些费用仅仅是1、2个资深机长的“转会”费用。(蓝鲸产经 金磊)




(责任编辑:admin)

专题推荐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